梅韵倩影 周思梅戴红倩双人展即将亮相

发布时间:2016-12-10



戴红倩,又名大倩,生于上海,是海上名家戴敦邦先生的三公子。幼承庭训,跟随父亲戴敦邦学习书画。15岁与父亲合作第一本出版物问世后,先后出版了《那拉氏》、《野猪林》、《狮子楼》《封神演义》(套书)、《水浒人物故事》(套书)等连环画。

后来戴红倩南下深圳闯荡世界,椰风蕉雨十年灯,以清丽婉约的仕女图、夸张生动的钟馗像,意象纷繁的山水花卉长卷名动南国,惊涛拍岸。曾出版《戴红倩画集》,在深圳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现为中国书画院上海院特聘画家。

周思梅,女,1963年出生于苏州吴县。早年跟随费松伟先生、朱耕原先生学习山水;为著名画家邵文君、徐绍青先生入室弟子,学习山水、兰花、人物、书法;后师从海上名家钱定一先生,专攻传统山水、兰花、小楷书法。

近年又深得一代大师戴敦邦先生指导。其作品继承吴门书画之传统,同时,兼具时代气息,清绝、洒脱、俊逸,笔、墨、气、韵浑然一体。作品被众多海内外企业家、收藏家收购珍藏。小楷《金刚经》长卷在泰国、马来西亚、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

现为中国画院画家;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苏州市书画收藏家协会理事;吴门画派学研会会员;目前在上海道教书画院授课国画。

苏州与上海,地缘相近,水陆相联,语言相通,人文相亲。历史上,苏州是官宦及商贾归隐山林的上佳选择,稍后,上海成了冒险家的乐园和草根阶层的生死场,此时的十里洋场,也欣然接纳了数十万计的苏州移民。在海纳百川的历史语境中,苏州给上海带来了园林、工艺、评弹、昆曲、美食、华服……还有市民社会的礼仪习俗以及都市风尚的种种。上海之所以成为上海,苏州人是作出极大贡献的。

有人说,苏州是上海的后花园。而我更想说,上海是苏州的大舞台。从文化交流的话题上切入,便可以发现,苏州对上海的影响大大超过上海对苏州的辐射。所以,举办《梅韵倩影》这样一个双人画展,由苏州画家周思梅与上海画家戴红倩双璧奉献,仍具有不可低估的文化意义。事实上,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期间,如此意趣相投、至情相悦的交流涉及文学、艺术、生活美学、工艺美术、收藏古玩等等,或以文人雅集的形式展开,与两座城市的人文底蕴及气质气息最为相契,也最容易让人领略到在大时代的喧哗中有一份直抵内心的静安温馨。

从人才比例上说,苏州的女作家、女画家、女艺术家多于上海。苏州的江南水色似乎更适合诗性才女的翩翩长袖,周思梅就是一位杨柳晓月、枕流人家的女画家。她早年拜在费松伟、朱耕原两位先生门下,初窥中国书画艺术的门径,后转入邵文君、徐绍青两位先生门庭,专攻山水、花卉、人物以及书法,后师从海上名家钱定一先生,在传统书画领域继续深造,近年来又得到人物画大师戴敦邦先生的悉心指授,若有顿悟,境界大开。她曾以《孙子兵法》《灵飞经》《金刚经》《太上感应篇》等书法作品惊动书坛,也曾以《萧退庵先生论书》《临王羲之丧乱帖》等二度创作的名帖临摹令书法爱好者感悟良深。她的《黄山松云》《黄山迎客松》《深山访友》等国画也深刻体现了规整、流畅、灵动、雅致的风格特征,令人一望而知她的心境,如山花烂漫,彤云翻卷。周思梅女史为此次展览酝酿经年,披肝沥胆。比如不避寒暑,前往洞庭东山写生十余次,春花秋月再次在笔端纷披呈现。在此次展览中进呈的《洞庭秋色无边远》《我家洗砚池头树》《春风又绿江南岸》《翠岫琼林图》《相约洞庭村》等作品,都真实记录了她的款款心迹与艺术历程,体现了她对吴门画派优良传统与人文情怀的理解与尊崇,也融入了她对中国画表现方法及观念更新的诸多思考。嘤嘤其鸣,应该得到友善的回应。

戴红倩先生来自上海,是海上名家戴敦邦先生的三公子。戴红倩先生在总角之年即跟随父亲外出写生,未及冠礼又与父亲合作创作《那拉氏》、《野猪林》、《封神演义》、《狮子楼》、《水浒人物故事》(套书)等连环画作品。后来戴红倩南下深圳闯荡世界,椰风蕉雨十年灯,以清丽婉约的仕女图、夸张生动的钟馗像、意象纷繁的山水花卉长卷名动南国,惊涛拍岸。及至而立之年,即有《戴红倩画集》问世,并在深圳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

九十年代末,戴红倩走进大江南北的自然山水、老屋村落,用画笔将千年人文生态艺术地记录下来,再现昔日的清远芬芳。他借鉴北宋“佛像马家”马远(人称“马一角”)的绘画技法,大胆剪裁,摘取自然界一角半边之景,用浪漫主义手法展示广袤的空间和浓郁的诗情。他创作的中国古民居系列画作,将江南水乡、安徽宏村、宜兴古龙窑、长江三峡、福建土楼、粤北村落、西双版纳竹楼等建筑再现于突破三维视域的作品之中,并赋予了浓浓的人文情怀。

十多年前,戴红倩将自己的创作基地迁返故园申城,并将这种视野再拓展到包括石库门建筑、苏州河沿线工业文明遗址在内的城市文明图景,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与嘉勉,也为中国画表现工业及后工业题材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今年夏初,戴红倩北上敦煌礼拜,通过写生与临摹,艺术地再现伟大的敦煌艺术并以此来梳理外来文化一路东进后在中原的开花结果。这些成果,都在此次画展奉献于观众眼前。戴红倩是“戴家样”的主力骨干,他的作品当可视为海上画派的主脉正果,其精神实质就是兼容并包,开拓创新。

回溯并不十分遥远的历史,吴门画派的艺术实践使文人画的这一优良传统更臻完美、普遍,有力地影响了明代后期直至清代初期的画坛,以董其昌为主的松江派,以及后来派生的苏松派、云间派等,都与吴门派有血缘上的联系。那么,从《梅韵倩影》画展可以清晰地感知两位艺术家的共识与情谊,他们为苏州与上海的艺术“双城记”书写了异彩纷呈的新篇章。


(来源:城市商报 作者:沈嘉禄 编辑:SXY)